您的位置: 主页 > 活动动态 > 台湾人占小便宜引爆“史上”著名的鲑鱼之乱

  这间号称是“日本必吃第一名”的餐厅,以美味而平价吸引络绎不绝的食客,跨海来到台湾也收获了大量台湾粉丝。

  3月16号,寿司郎在自家的Facebook上宣布一则寻人启事,号召名字有“鲑”、或“鱼”二字的顾客光顾。

  并宣布客人名字中,和鲑鱼二字有一字同音的可享9折,同音两字的享5折,如果顾客名字当真就有“鲑鱼”二字,那么大放送全桌免费!

  这则鲑鱼祭的寿司飨宴,民众一般拿到9折优惠不算太困难,因为和“鱼”同音的字还真不少,笔者身边就有很多带有“瑰、瑜、妤”的同仁。不过要拿到5折优惠就有难度了。

  然而偏偏这则广告就触发了台湾民众爱凑热闹的那根神经。一夜之间,大家纷纷把目标瞄准到那句看上去最像玩笑话的一句:“名字真有鲑鱼二字全桌免费”。

  于是等到3月17号一早,各地民政署迎来一票急着改名字的民众,仿佛都约好一般,大家异口同声都希望自己叫“鲑鱼”。

  要在台湾省改个名字需要多长时间?请放心,距离寿司店开门还有好几个小时,绰绰有余。

  按照地方法律规定,成年人改名只需备妥身份证正本和户口名簿、照片一张,新台币50元,临柜办理等待时间大约半小时左右就可以完成。

  原因是台湾省的身份证尚未数位化,制作起来非常简单,并不需要等一到两周才可收到。更有些夸张的地方像是加拿大,改名换姓还要去联邦政府申请,整个流程长达半年之久。

  故而当寿司郎11点开门营业时,就有改好名字的鲑鱼先生/小姐等候多时。尤其是业者还特别大方,早说出一人叫鲑鱼最高可带五人,六人一桌全部免费。

  网络时代的信息传播的总是特别快,既然出现了第一个灵光乍现的改名者,消息传到全岛根本是一瞬间的事。

  当第一波“鲑鱼小队”晒出自己面前盘碟堆积如101一般高的成绩单,大笑结账时店员的脸都绿了。

  到了17号下午,还有想凑热闹的人来改名。各种“进击的鲑鱼”、“爱吃大鲑鱼”等怪名也开始出现。

  最后本着就是来乱、索性乱到底的精神,创意版比如台南一名刘姓男子直接改为“刘品鲑鱼麟寿司吃到饱妹子约吗”,另外一个则是改名“萧花花公子帅鲑鱼阿这个名字帅吗”,宜兰还有一位警察改名为“超粗大深海鲑鱼王”,

  还有一陈姓男子为了要超前部署,改叫“陈爱台湾O庆鲍鲔鲑鱼松叶蟹海胆干贝龙虾和牛肉美福华君品希尔顿凯撒老爷”,未来不论哪一家餐饮业者再推出类似活动,恐怕都要再三思量了。

  “陈OO有震天龙炮变身OOOOO于二零二一三月十四日与OO稳定交往中爱你一生一世此生想带你一起吃鲑鱼”

  当然不可能,亲友不够、网友来凑,这两天之内,一位“鲑鱼”可以至少约到六餐甚至更多。

  这场活动共激出306人改名鲑鱼,鉴于寿司郎的促销时间,那么19号台湾省各区公所还会再迎来一波改名潮,就是把“鲑鱼”再改回去,毕竟说真的,谁会真的想叫这名字啊!

  (不过也有律师po文说原本台湾省就有三个人名为鲑鱼,全桌免费的机率超低但还真的不是零)

  事发一天,地方政府终于觉得事情不妙,决定出来面对,通过媒体告诉民众自从2015年开始,就有法律规定一人一生只能改名三次,而且这些曾经改过的名字都会在当事人的户籍正本上留下完整的纪录。

  因此若是一个人17号改名叫鲑鱼、19号再改回来,就算是用掉两次,日后只要拿出户籍旁人也会看到。

  消息一出,全台被悲剧的网友也浮出水面,某人在冲动之下先改名叫“许星光连击鲑鱼”,其后才告知妈咪,结果被妈咪当场毙命说“小时候已改过两次,你会永远叫鲑鱼了”。

  一如既往,这场鲑鱼之乱中各路网红律师也出来参一脚,纷纷po文指点“后悔改名鲑鱼还有救吗”,免得一不小心改不回去,日后往生了墓碑上还要写“先考 鲑鱼公”,徒留子孙万代流口水。

  到了18号就更乱了,有改名鲑鱼后发现寿司郎没位吃不到;有大吃大喝完发现走错寿司店的;还有突发急事要去银行被刁难的;还有鲑鱼同学索性驻守在寿司郎门口做黄牛,陪路人进去用餐,每人收费四百,一天还能万元入账。

  最后等到记者去采访户政事务所才得知,原本计划改名的人非常多,其中超过三分之二都是临柜办理时被劝阻,不然何止两百多“鲑鱼”。

  真可谓是“吃鲑一时爽,丢脸一辈子“。就连完全不想参与的民众,都觉得智商被集体拉低因而恼羞成怒。

  毕竟这件事一开始,清醒的民众还在谴责寿司郎,认为业者打折不够诚心,没想到出现几个脑洞大开的,将整件事变成全社会的笑柄。做实了“台湾人爱贪小便宜”的证言。

  其实早在2014年,台湾省一间烤肉店推出买一送一卷优惠活动,引得全省万人漏夜排队还大打出手。

  还有2016年,台北好市多发放免费早餐,仅仅一个面包一份果汁也能招揽到绵延一公里的排队人龙,并且拿到食物后餐盒还乱丢。

  每每这种情况都会如同今日“鲑鱼之乱”一样引发社会感叹“这社会需要怎样的再教育”。

  也有不少人忧心,认为贪小便宜一向是年长者参与比较多,这次改名吃鲑鱼的参与者却是以00后为主,这些人无论是出于好玩还是冲动,就将名字这种对人生十分重要的资讯拿来随意修改,事后还会发上网路炫耀,未来世代这种游戏人生的态度实在堪忧。

  有日本网友询问周遭,得到的结论是“如果寿司郎在日本这样就收不到效果”,因为日本人对于名字的看重程度是相当高的,不会一时冲动就将父母给自己的名字拿来乱用。

  还有身在美国的台湾网红也动念要跟风,结果还收到美国海关的警讯,要求对于改名这件事必须慎重对待。

  就连平日不太熟悉的朝鲜都在官方社交媒体上宣传,朝鲜能做到不需要改名改姓就让国民吃到免费鲑鱼。

  另外还有英国、美国、印度、挪威也纷纷报道了这件怪事,这里不多赘述,这丢脸丢到全世界。

  还有政府部门借新闻发声,批评这些人将名字改来改去的,浪费行政资源,很多真有急事的人只能排队,户政管理人员却连续两天花精力在处理这件事情,实在气愤。

  可惜的是,三个南部地区的县市长竟然在Facebook上跟风,也开始一连串乱改名字,美其名曰为了宣传在地农产品。可是与其拿这种无聊当有趣,不妨先多想办法提升农产品的质量还比较实在。

  3月19号,这场鲑鱼之乱终于在嬉笑怒骂中收场,只留下最后一个“张鲑鱼之梦”同学,最后登上媒体哭诉说瞒着父母改名,结果压力太大睡不着,想把身份证砍掉。

  他坦承改名后才知道会留下永久记录,未来服兵役、工作面试、结婚登记,大家都会知道他年少轻狂时的模样,张鲑鱼之梦哭了,他现在终于清醒,原来这样做一点都不划算。

Power by DedeCms